崖上的波妞

By | 2008年 九月 17日

這部片子看完了一段時間了,一直記著要寫篇觀後心得,趁今天大腦還算清晰,趕緊把心得打一打…

對於所有學美術設計的人來說,宮崎駿大師絕對是學習道路上一個重要指標。不論是早期的風之谷或是後期的神隱少女、霍爾的移動城堡,都讓人為之回味不已,每一幅畫面,都深刻勾勒在大樹的腦海當中,但可惜的是,這一次「崖上的波妞」並沒有讓大樹有很深刻的感動。

我可以理解宮大師想跳脫電腦繪圖輔助,回到原始手繪效果的那種藝術堅持。也因為如此,包括圓潤的魚與海浪、線條的音波效果,整部片子呈現的風格,宛如早期迪士尼動畫片的手繪質感。我不能說它效果不好,但是我覺得它效果沒那麼好,但畢竟用手繪方式要呈現這些東西,本身就有它的難度。而讓大樹一直無法溶入此片的主因,並不是影片中手繪效果的處理,而是造型上與劇情上的荒謬,讓大樹始終無法像觀看宮大師其他作品一樣,盡情投入其中。

目前這部片子尚未在台灣上映,所以大部份的人都是透過「特殊方式」,來欣賞到這部片子。如果片子的中文翻譯是可信的,那片中的波妞,據說是一隻金魚。從新聞媒體得知,「岸上的波妞」是根據丹麥作家安德森童話故事「小美人魚」改編,所以原作的設定上,主角應該是一隻美人魚,即使要跳脫一般美人魚貝殼胸罩、魚尾巴的刻版印象,但宮大師將其修改為金魚,讓大樹始終覺得怪異。一個具有人臉的金魚,不會引起其他人的側目,這本身就很奇怪了(如果我看到一隻有著人臉的金魚,應該會高喊見鬼吧!),金魚可以在大海裡生存嗎? 這是大樹的疑問? 影片中,波妞有個「人類老爸」,對於金魚老爸身世,宮大師沒有做太多的說明,所以無從得知他是怎麼由「人類」,轉變為一位具魔法,且可以居住於深海的「奇人」。但影片中金魚的老爸既然是個人,而且還可以在大海裡來去自如,那金魚可以悠遊大海,其實也不算太奇怪的安排了。反正…是宮式童話,要強迫自已接受。而由金魚幻算成人的過程中,還有一個階段,有點像是鴨子,連我女兒都問我…為什麼金魚會變鴨子? 我…真的不知道!

對於愛情的堅持,寧願服下女巫的毒藥,得到雙腳轉變為人類,代價是失去漫妙的歌聲…這是你我熟知的小美人魚劇情。但到了「崖上的波妞」,變成兩個小朋友來演譯這樣的情感關係,我實在是感動不了…這麼小的年紀,哪有什麼堅貞的愛情可言 ?

另一個荒謬的劇情是大風大浪中,強行開車回家的喬段,看起來確實驚心動魄,但是卻極度的不合理,如果一個母親在那樣的狀況下,還強行開車涉水而過,我會認為她是想謀殺小孩吧?

造型的部份,波妞幻化成人算是很具有宮式風格,有著龍貓妹妹的味道,尤其是小孩緊張時緊抓衣服的動作,在其他舊作中都有同樣的動作呈現。但其他像金魚、鴨子? 都令人覺得有些突兀滑稽。波妞的爸爸則讓我想起霍爾,只是頭髮散亂一些…波妞的母親,老實說,大樹還真有些嚇到…畫的有點恐怖…尤其海面上有個大臉劃過,不知為何…讓我想到許效舜的白鼻心造型。實在一點都不美…哇恐怖? 架 恐 怖!

對於宮大師這次的作品,我有些小小的失望啦…很希望能再看到大師有更震撼人心的作品,期待啊!

根據台灣代理商的訊息,「崖上的波妞」會於明年一月在台灣上映,不過對於這樣的一部作品,台灣必須等上半年,我想…到時候應該也沒多少人有興趣進電影院了,因為想看的人,大概也都看完了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