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醒來

By | 2011年 一月 6日

入冬以來,身體內的「邪惡基因」又開始蠢動,原以為已經穩定的身心,最近又開始不受控制的呈現亂象,在昨晚達到最高點。也前所未見的,把所有手邊可供對抗的藥物服下。其中兩項藥品,還是被我視為「最終武器」,非必要時不會服用的…沒想到最後還是把它們全部用上了,昨晚在幾乎累癱的身心狀態下,靠藥物壓制才慢慢的睡去。

能沉沉的睡著,是幸福的感覺,即便是夢境裡,時或荒旦詭異;時或驚心動魄,但終究我知道那些都只是在夢境裡,我是安全的。早上坐在床上,久久不想離開。害怕那一顆不受控制的心,不知何時又要以跑百米的速度,激烈的跳動。

心情被一台小小的血壓機給綁在一起,早上第一次量的數據是正常的,如果能持續下去,並回穩回來,那就是萬幸,怕的就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,那就是一種很痛苦的折騰了。

大樹,果然是不適合生長在寒冬的…春天,快點來吧…

image

Category: 未分類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