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行

By | 2010年 十二月 31日

請了一天假,載著老爸老媽以及老婆,前往台南縣後壁,向大舅做最後一次的送行。也許很多人不知道台南縣後壁這個地方,但如果提到「無米樂」、「崑濱伯」這兩個字詞,應該就有比較多人可以有熟悉的印象。大舅與無米樂裡的崑濱伯很相似,就是您會在鄉間經常看到,在農村務農的七十多歲台灣農夫。也因此,大舅的告別式,顯得非常的傳統。要面對的禮儀、風俗,也就極為講究與要求。

傳統的告別式上,家屬就是要哭,心中的哀傷不言可諭,但隨著司儀指令式的步驟,電影「父後七日」的情節,就會在現實生活中上演。於是…就形成了這樣的一個場合:聚集著哀傷哭泣的家屬、帶著感傷卻又久未見面;熱情寒暄的親友、莊嚴肅穆卻又急欲趕場的地方權貴、嘻笑閒聊的「西索米」短裙辣妹、身著古裝搖擺舞動的歐巴桑(我也不知道這一團算什麼?),以及帶著我的表姐妹們一路爬行哭喊的孝女白琴。那是一種充滿感嘆卻又荒謬的畫面,也許如同電影一般,在那些充滿無法理解的民間禮俗的折騰之後,才真的是失去至親;思念的開始吧。

整場告別式裡,比較特別的是在道教的儀式裡,出現了一段天主教的聖歌祝福。由於表姐目前任職於一所天主教辦立的私人幼稚園,於是園裡的同事為大舅安排了一場聖歌合唱,以另一種宗教的模式,來追思逝去的人。

對大樹來說,宗教就像武俠小說中的各種門派,從來沒有所謂真正的武林盟主,沒有哪一個門派是正宗,或是哪一種門派才是主流的問題。真正的武俠高手是內顯而不外露的。現實生活中的宗教,就跟各門派一樣,各有其追隨的正主、與該遵循的門規。我比較偏向內心的修行,而不願受門派的束縛。這樣的想法,比較偏向多神論,因為我什麼都拜,百無禁忌,但換個角度來看,也比較像是無神論,因為對每一種宗教,我都仍有一定的存疑,那不是一種挑剔,只是認同感的問題。

宗教有撫慰人心的作用,它並沒有對錯與好壞,我內心比較傾向佛教的宗教思想,佛教重視人類心靈的進步與覺悟,認為人們的一切煩惱(苦)都是有因有緣,「諸法因緣生,諸法因緣滅」。於是就有我們常說的「因果關係」。

真正的宗教參悟者,就如同佛陀割肉餵鷹的,故事是無所求的付出。我比較不能認同的宗教理論,則是「為了自已而修行」,像老鼠會一樣的拉人參與,多拉一個人,為自已多一件功德,這應該不是一個正常的宗教應該存在的觀念,可惜現今大部份的宗教,都有這樣錯誤的迷思。

好像扯的太遠了,重點是,經過了一個早上的告別式,我們能為大舅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。告別式上,我一直看著天空上的一景一物,意外的發現一隻老鷹在上空盤旋,當然事情沒有那麼戲劇化,老鷹只是慢慢的飛往天空的另一處,直至消失在我的目光當中,我在想,大舅此時應該就在那片天空後方的某一處,快樂的與其他朋友正在泡茶、聊天、話家常吧。大舅,你安心的走哦。

image

Category: 未分類

發表迴響